女教師口述:和第三者分享丈夫

  傾訴人:李明蘭,女,37歲,小學教師

  記錄人:本報記者 文俊

  落座後,李明蘭首先拿出一疊全家福照片,春夏秋冬,各個季節拍攝的照片都有。鏡頭前的一家三口幸福和諧,畫面溫馨得讓人感動。這些溫馨的場景與此時悲傷無奈的她形成極大的反差。

  面對 丈夫 的變心,李明蘭原本選擇了放棄。可當她即將說出「離婚」時,強悍的 第三者 激發了她的鬥志……

  劇 變

  以前看金報上一篇篇傾訴故事時,總覺得那是別人的事,離自己很遙遠,有時甚至還覺得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沒想到,現在,我會成為一個傾訴者。

  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就先說說我自己吧!我是一名教師,平心而論,我是個很負責任的老師,因此,我和學生、家長的關係都不錯。在2007年6 月之前,我是個幸福的人。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有一個溫馨的家,一份喜愛的事業,夫復何求!可我的幸福在2007年6月的一天被撕裂了。

  那天是週六,我到家樂福超市買東西。在收銀台排隊時,有人在身後叫我的名字。回頭一看,是張盈。她熱情地和我打招呼,並執意要送我回家。張盈是我 丈夫 的同事,她兒子曾經是我的學生。那孩子成績很好,有一段時間因為身體原因不能上課,我就抽出 休息 時間給他補習。等他病癒復學,成績也沒落下,張盈要塞給我補課費,我堅持不收,說就算不是熟人的孩子,我也會這樣做,成績那麼好的孩子不能因病耽誤了。因而,張盈一直很感激我。從超市到我家大約20分鍾的車程。我們聊了一會她兒子後,她突然說:「李老師,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我說:「那就說吧,你要不說,我就得胡思亂想了。」

  她嗯了幾聲後,說:「李老師,雖然工作很重要,但是您也還是要多關心關心你們家老周。」

  我心裡一慌,問她怎麼了。她表情尷尬地說:「其實也沒什麼,只是老周現在和劉苘走得有些近,單位裡有些風言風語。當然了,老周是個老實人,兩人也不會真的有什麼。這些話我原本也不該說的,只是您對我們家強強太好了,聽見別人說老周的閒話,我心裡也不好受……」

  雖然張盈一再說她只是提醒一下,但我知道,如果不是事態嚴重,她根本就不會開口。只是以她的立場,不好多說什麼罷了。

  回到家,我就給周朴國打電話,說有急事讓他馬上回家。掛上電話,我轉念一想,他已經有很多個雙休日不在家了,總是說工作忙,應酬多,我還一直要他注意身體。

  他一回來,我直接說他和劉苘的事我全都知道了,現在只想聽聽他是怎麼想的,如果他不想和我過了,我可以帶著孩子離開。說這些話時,我還心存僥倖,也許他們之間真的沒什麼。

  可沒想到,也許是我的演技太好了,也許是他太心虛了,聽到我說這些話時,他的表情異常慌張。他幾乎是哆嗦著掏出一支菸,猛抽一口後,說:「我沒想到會發展成這樣。剛開始,我只是同情她。沒想到,關心她幾次後,她纏上我了,還說她離不開我了。是我不好,沒能控制住自己,可你要相信我,我一直想擺脫她,我是不會離開你和兒子的。」

  劉苘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她的前夫為了個不太正經的女人拋棄了她,她十多歲的女兒也因此變得叛逆,我也一直很同情她。沒想到,這個曾經被 第三者 傷害的女人會變成我們家的 第三者

  問了一些詳情後,我強忍怒氣,說:「那好,為了兒子,我原諒你一次。你告訴她,咱們不會離婚,你們 分手 吧。」周朴國說:「好,我早就想和她說清楚了。不過,她脾氣很不好,你給我點時間,免得 刺激 她。」

  我不同意給他時間,說要麼他和劉苘 分手 ,要麼我們離婚。他答應了,雖然有些勉強,但我還是相信他的。一直以來,他都對我很好,為了我們的感情,為了兒子,我只能選擇原諒他一次。

  恥 辱

  最終,我給周朴國的時間是三天。三天裡,我度日如年,心裡堵極了。我把我們從相識、相戀、結婚到現在的經歷完整地清理了一遍。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多年的付出為何會得到這樣一個結果。我和周朴國是在大學校園相知相戀的,應該說有很好的感情基礎;我有一份不錯的工作,相貌在同齡人中也算不錯的;我為人隨和,熱心快腸,同事和學生都很喜歡我;剛結婚的那幾年,周朴國的事業遇到挫折,我一直鼓勵他,從未給過他什麼壓力,家裡的開支大半都是我在負擔……;現在,他的事業有了起色,兒子的學習成績也非常優異,我正感覺生活充滿陽光之時,他卻……

  那三天,我哭得喉嚨沙啞,雙目浮腫,仍支撐著按平日的標準上課。內心深處,我一次次對自己說,一切都會過去的。三天後,他說一切都已經解決了。我說,好,從此我們都不要提這個人、這件事。

  哪知,從那天起,劉苘開始給我家的座機打電話,而且是不分晝夜地打;我拔斷電話線,她就給我發短消息,說我是「可憐的傻女人,蠢女人,根本不懂男人」。我心裡雖難受,但沒搭理她,只當她是最後的瘋狂。哪知,一個多星期後的一天夜裡,周朴國和我先後收到她的短信,她說她不想活了,她會在陰曹地府祝福我們一家。我心亂如麻之時,周朴國說他去去就回來,這一去就是一整夜。

  第二天一早,因為要趕去學校,我沒有在家等他。傍晚回到家,他已經做好了飯菜。吃飯,看新聞聯播,再等兒子做完作業,上床睡覺後,我和周朴國開始談判。他靜靜地聽著我的責難,等我說完後,他開口了。「我真的努力了,可我現在真的沒辦法和她完全斷,你再給我點時間,算我求你!」他低著頭說。

  我一聽眼淚就下來了。我問他到底是為什麼,他應該明白,如果劉苘真的要自殺,根本就不會發短信給我們,她根本就是在威脅,看他關不關心她……無論我說什麼,周朴國都不吭聲。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一直在冷戰。我知道,周朴國沒按時回家,就一定和劉苘在一起。

  8月19日,七夕夜,我等到次日凌晨2點才等到他回來。他一進房門,我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第一次瘋狂地衝過去打他,撕扯他,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哪裡做錯了。

  在我的逼問下,他開口了:「你真的想知道?因為我和她在一起很享受,她什麼都可以為我做。」

  天啊,原來是這樣的原因。我說:「你想做什麼,可以跟我說呀!」可他說:「你平時太一本正經了,我不想和你那樣做。」

  聽到這裡,我只覺胸口一悶,呼吸急促,吼了一聲「無恥,我要離婚!」後,癱倒在地。

  第二天,本想支撐著去學校,可全身無力,頭痛欲裂,喉嚨也是沙啞的,只得以感冒為由請假。原本想在家好好躺一天,養好精神,再談離婚的事。哪知,下午,那個女人來了。

  拉 鋸

  劉苘是獨自來我家的。她提著水果和補品,敲開我的家門後,像熟人般走了進來,然後大大咧咧地在我家沙發上坐下。

  看著這個比我年紀大,各方面條件都不及我的女人,除了鄙夷,我無話可說。可她,卻有一肚子掏心窩的話。

  她說:「明蘭啊,是我不好,不該破壞你的家庭,可我真不是故意的,你要保重自己,彆氣壞了身子。聽朴國說,你同意離婚了。唉,很多人,離了婚都像仇人似的,我就是這樣的,搞得孩子也不成器。你放心,以後,我和朴國都是你的親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孩子我也會像親生的去疼他……」

  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神智不清,還是太精明,竟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可她的這番話卻讓憤怒的我冷靜下來。我為什麼要離婚?為什麼要便宜這個不知羞恥的女人?為什麼要輕易地把辛辛苦苦經營多年的家拱手相讓?

  等她絮絮叨叨說完後,我平靜地對她說:「還真是對不起,讓你空歡喜了,我現在不想離婚了。」

  她吃驚地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我說的話。等她明白過來後,紅著臉狼狽地走了。

  自那天起,我和劉苘開始了對周朴國的爭奪,只要他不按時回家,我就狂打他的電話,讓他馬上回來。我甚至學會了劉苘的招數。有一晚,周朴國不接我電話,我就發短信,說他再不回來,就見不到我和兒子了。我也給劉苘發短信,侮辱她,咒罵她……在我面前,周朴國說我和兒子在他心目中是最重要的,可他依然不和劉苘了斷。

  幾個月來,我身心疲憊,這樣的日子,讓我充滿了屈辱感。我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現代女性,是一名受人尊敬的教師,我怎麼淪落到這個地步,過著和另一個女人分享 丈夫 的畸形生活!

資料來源: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31日09:23 荊楚網-楚天金報

Tags –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