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慾的年代

財訊雙週刊 更新日期:2010-01-07 記者:平路


情慾它是一個思維的遊戲,它的奧祕在懸疑,懸疑拉出了想像力與創造力,乏味的語言、一翻兩瞪眼的即時性,讓情慾無法引起太高亢的慾望,失去了必要的懸疑,就失去了懸宕之後無比的滿足感。

二○○九年尾,整個西方世界,最轟動的緋聞當屬老虎伍茲的婚外情;在我們國內,立委吳育昇在旅館前被人偷拍,則是飽含羶色腥的年度八卦。

與道德判斷無關,我總覺得這樣的新聞若有罪,罪過在於稀釋了情慾的想像空間。基於這樣的理由,我尤其不喜歡媒體特愛聚焦於伍茲情婦的數目,譬如為了彰顯老虎伍茲的荒唐,把一個、一個情婦大頭照順序並列的版面編排;一如我不喜歡吳育昇在東窗事發後的解釋,「過程就是大家所想的那樣」,大家所想的那樣,這是什麼意思?

三言兩語說破就味道盡失

「過程就是大家所想的那樣」,這說法太直接,而且太平淡,說得像是家常便飯,對情慾可能延伸的想像力,這種口吻才是最大的褻瀆。

大導演希區考克說過:「如果性是那麼明顯或者理所當然,就毫無懸疑可言。」(If sex is too blatant or obvious, there is no suspense)。

希區考克的經典電影裡,主角刻意選擇葛麗斯凱莉這樣的冰山美人,一舉手一投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精選文章

讀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