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劈腿好快活

幾年前熱戀,他迫不及待的帶我回家見父母,說等他當完兵就結婚,所以我就搬到他家住。當兵後他變得陌生,放假行蹤不定,一回家就呼呼大睡,對我很冷淡。此 時我忙於照顧他的癌症母親,成了全職看護和傭人,從小是獨生女又是溫室花朵的我對此毫無怨言。某天他媽媽問我,他最近怎麼會花這麼多錢?郵局存款花得很 快,我一無所知!

不受寵才是第三者

退伍前,他說想繼續留在軍中,家人都反對,他卻對我大發雷霆,說都是因為我的緣故大家才會反對,還說我們需要冷靜!經過質問,他坦白喜歡上軍中的女兵,還邊哭邊說在我們交往不久後,覺得個性不合,每當我返鄉時,他都會趁機找女人上賓館。
我被他的話轟得腦筋空白,眼前這個男人,原來我一點都不了解他。想起有次去軍中探視,他的同袍曾對我說:「並不是介入別人感情的人才叫第三者,而是比較不受寵愛的那個人才是第三者。」事到如今,我只能逃也似的遠離傷心地,不到一個月就瘦了快10公斤。
回家鄉時,雖然爸媽什麼都沒說,但無聲勝有聲。過不了多久,他說想要復合,抱怨第三者的總總,但被我拒絕了,因為已經醒悟到他永遠都不會改變了。又過了兩個月,他突然要結婚了,說她懷孕兩個月了,我聽了當場給予祝福。
朋友告訴我,第三者懷孕的時間點恰巧是男友想要復合的期間,可能為了留住男人,而用孩子賭上一生的幸福。我聽了只能說她真傻,祝他們幸福吧!

豬兔子╱台北(自由業)

2009年12月10日蘋果日報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