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恐慌 諮詢者焦慮不斷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0/07/21 18:37
史倩玲

【記者史倩玲台北報導】民眾對愛滋的知識多半不足,當面臨可能感染愛滋的情況下,往往十分恐慌。紅絲帶基金會公關主任劉季蓁表示,有些諮詢者甚至不斷詢問多家愛滋機構,仍無法平息心中的焦慮。

民眾缺乏愛滋知識

劉季蓁表示,由於民眾對愛滋知識十分缺乏,因此來諮詢的問題千奇百怪,包括詢問沾有精液的褲子與家人衣物共洗是否會感染愛滋,或是跟別人打架受傷,都會懷疑是否因此感染愛滋。

劉季蓁強調,愛滋傳染的途徑只有3種,分別是不安全性行為、共用針頭以及母子垂直感染,其他方式感染愛滋的機率幾乎微乎其微。

劉季蓁表示,不少民眾由於焦慮,會不斷的打電話進愛滋機構詢問同樣的問題,即使工作人員已經確定告知這種情況不會感染愛滋,但恐慌的諮詢者仍然不肯相信,有些諮詢者會一天打兩、三通電話詢問,甚至打電話諮詢所有的愛滋機構,或是到處檢驗自己是否感染愛滋。像這樣的諮詢者,已經不是被愛滋的問題困擾,而是需要心理醫生協助。

劉季蓁舉例,日前就有一位小姐到美容院修眉之後,懷疑修眉刀不乾淨,害自己感染愛滋,鎮日躲在房間裡哭泣,無論諮詢人員表示目前台灣還沒有在美容院裡因修眉做臉而感染愛滋的病例,但這位小姐仍不能安心,仍然處在極度的恐懼狀態。

外遇愧疚 轉為焦慮

劉季蓁發現,許多諮詢者的恐慌,並非來自於對愛滋的恐懼,而是另有原因。以紅絲帶接觸過的個案而言,就有不少有伴侶的男性在買春之後,懷疑自己染上愛滋,即使檢驗結果呈現陰性,但仍不相信自己沒有愛滋。這類諮詢者可能是因為心懷對伴侶的歉疚,將情緒轉變為對感染愛滋的焦慮。

紅絲帶基金會還接觸過十分極端的案例,有諮詢者在驗過愛滋之後確定為陰性,但諮詢者仍懷疑在檢驗過程中染上愛滋,因此帶著美工刀前來,要求用自己的美工刀取血再驗愛滋。劉季蓁表示,這類諮詢者為數不少,社工員費盡唇舌也無法說服諮詢者。

愛滋防治預算少

劉季蓁強調,多數的問題與恐慌,都是因為知識不足所造成的。目前各愛滋防治機構無法提出政府可接受的計算公式,向政府證明投入防治愛滋的預算可以避免多少人染上愛滋,因此,愛滋防治的預算相較於治療愛滋的預算,是微乎其微。

劉季蓁表示,現在政府對愛滋的態度是「治療用雞尾酒,防治用紅標米酒」,而且還是很薄的紅標米酒,如此不但對愛滋防治十分不利,也無法有效大幅減少民眾對愛滋的無知與恐慌。


已用關鍵字:電話,外遇,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