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一線間】鬥智鞏固證據 終讓殺夫狠婦認罪

TVBS – 2014年1月11日 下午5:28

惡媳婦買凶殺夫,讓公婆氣得刺破她照片,宣洩悲憤,宜蘭一名黃姓女子,外遇被發現之後,吵著離婚不成,竟然教唆小她11歲的情夫殺死丈夫,她先是假裝激動地報警,而在情夫和共犯接連認罪後,黃姓女子還冷靜的為丈夫守喪、裝無辜,甚至誤導警方說,丈夫有可能是自殺身亡,警方一開始就對女子的供詞充滿懷疑,但表面上按兵不動,花了一個多月時間積極鞏固證據,終於讓心狠手辣的婦人認罪,接受法律制裁。

員警vs.嫌犯乾哥:「應該是被打,被誰打你知道嗎?不知道,就回來都沒有人,就一直在找他,誰在找他?他老婆啊,他老婆呢?在上面,你請她下來好不好。」帶兒子回家後竟目睹慘狀,丈夫倒在廁所,沒了氣息,妻子驚慌報警,無法置信,究竟是誰這麼凶狠?員警vs.死者兒子:「我爸爸被人打躺在這裡了,被誰打?不知道,你有看到嗎?都沒有看到,我們一回來,我們一玩回來,然後他就被打了,你有看到他躺在地上嗎?沒有。」5歲孩子童言童語,不知道爸爸再也回不來,死者妻子黃郁玲只是不斷啜泣拭淚,她猜想是因為夫妻最近有些爭吵,丈夫才會一時想不開,自縊身亡。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廚房到整個客廳,椅子是凌亂的,是有打鬥的痕跡,椅子有摔壞的痕跡,所以一開始他們說他輕生,我們警方一看到現場,絕對不相信,第一點,現場凌亂又有血跡,然後外面椅子都被有1、2張椅子都被打壞掉,死者躺在廁所,又用紅色的椅子,因為民間習俗就用紅色蓋住,讓他找不到兇手,所以他用紅色四角塑膠椅把死者頭部蓋住。」只是一條釣竿、棉布袋,怎麼有辦法勒死自己,頭部還詭異罩在紅椅下,警方第一時間就判定這是起兇殺案件,而且這天是七夕情人節,應該就是情殺,原來親友鄰居都知道,黃郁玲認了一位乾弟弟,19歲現役軍人黃乃文,2人相差11歲,卻交往親密,關係曖昧,黃乃文甚至登堂入室,住進黃郁玲家中,讓死者很不滿,又這麼巧,凶殺案前一天他休假回宜蘭,警方連夜找人,問個清楚。宜蘭分局偵查隊小隊長陳保羅:「他準備睡覺,我就說來意,說我是宜蘭分局的,有個案子要請你說明,他說好啊,沒關係啊,他就跟我一起上車,沒有心虛,都沒有心虛。」黃乃文冷靜交代行蹤,說當天和好友潘家榮在一起,有不在場證明,隔天找到潘家榮,也似乎是已經串供,同樣撇清關係,就靠警方突破心防。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潘家榮剛開始的時候,他也是滿,誰說我殺的,根本不是我殺的,你說有布手套血手套,你找出來啊。」宜蘭分局偵查隊小隊長陳保羅:「我們是同鄉原住民,希望你對這個案子,第一時間承認,自白是最好的,刑期部分會對你有利,他就掙扎了很久,在這裡。」派出所同樣是原住民的小隊長,用母語跟潘家榮曉以大義,還找來他女友溫情勸說,潘家榮掙扎半個多小時,認了和黃乃文聯手殺害黃郁玲的丈夫。員警vs.嫌犯潘家榮:「這件紅色衣服是誰穿的?是乃文,也是黃乃文犯案時候穿的,那一件是我的。」起出犯案血衣,警方立刻到高雄軍營逮人,黃乃文心裡有數,沉默被上銬押回宜蘭,他全盤托出和黃郁玲外遇,2人經常在早餐店樓上偷情,全是受到黃郁玲教唆,要他買凶讓丈夫「消失不見」,就可以共享房產和保險理賠。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他郵局存摺、印章啦,都是交給黃郁玲保管,所以他認為說,你叫我保管,我們以後就會好好生活,我們這些錢,以後我們就過著王子與公主快樂的生活,因為她有房子700、800萬,然後又有保險1000多萬,有這些錢,你讓他消失,這些錢都是我們的,你只要花80萬給潘家榮,那我們還剩很多。」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黃郁玲就以罵番仔這個,叫黃乃文去跟潘家榮講說,他罵我們番仔,看不起我們,我們就用這一點去跟他理論,其實動機就是要讓他消失嘛。」黃郁玲早就計畫好,行兇前找乾哥哥帶兒子出去,製造不在場證明,黃乃文禁不住女色誘惑和挑撥,情人節當晚就夥同潘家榮,用早餐店鐵椅痛毆死者,將人勒斃拖進廁所,但還來不及逃離,黃郁玲母子已經返家。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黃郁玲故意叫李建穎的名字,她說李建穎、李建穎,然後黃乃文那時候是躲在廁所,他說在廁所,我在廁所,裝李建穎的聲音說在廁所,結果黃郁玲一聽也知道說,那不是李建穎的聲音,所以黃乃文就發簡訊告訴黃郁玲,說他們還在這邊,所以黃郁玲才假裝說她頭痛,叫李源章帶她去樓上休息。」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她表現就是很冷靜啊,她也沒有說很激動的情形啊,不像先生過世的那種,很悲傷的表情,都沒有。」積極偵辦不到2天,2名兇嫌已經認罪,警方卻沒有宣告破案,因為除了嫌犯供詞外,其實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黃郁玲教唆殺人,長達半年以上的策劃,用來聯繫的簡訊也早已刪除,警方決定按兵不動,黃郁玲聲稱案發當時她也去遊樂場找兒子,事後又改口在家,這些供詞漏洞,檢警要一一攻破。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再問她的時候,她又反悔說她在樓上,她什麼都不知道,也沒有聽到樓下吵雜聲,這是很矛盾的地方,所以當下我們也為了慎重,劉檢察官就叫我們說,從1樓到4樓敲打椅子、開門、吵架,來看妳4樓聽得到嗎,我們用比較科學的方式,這樣印證她所講的證詞。」長達一個多月,警方不動聲色,鞏固證據也和黃郁玲鬥智,檢察官甚至還親自夜訪。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因為他老公那時候在家裡,棺木擺在家裡的時候,就一票人男男女女,男的比較多,也是在那邊喝酒。」記者:「靈堂?」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對,就靈位前面喝酒,然後她也是在跟那些人喝酒,檢察官說,怎麼會這麼冷靜,在這個過程中,她還一樣在那邊守靈,也是一樣住在那棟房子裡面,可知道這女孩子的城府跟定性,不怕。」承受破案壓力,警方終於等到時機成熟查證2名兇嫌供詞屬實,而黃郁玲在案發前後也和兇嫌異常密集通聯,加上測謊沒有通過,警方收網逮人。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她也不像一般的人說會鼓譟、哭啊,都沒有,她說我沒有怎樣,你為什麼要逮捕我,我又沒有殺人」記者:「她完全也沒有要幫黃乃文說話?」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對啊,她完全沒有,她認為說,那是他們2個的事情,跟她沒關係,她就先把自己的防線做好。」黃乃文為她買兇殺人,黃郁玲被捕收押後,卻和小情夫撇清關係,讓對方扛罪,無情、冷漠,更讓死者父母心寒。死者父親(2012.11.28):「都沒看到她流眼淚,連流一滴眼淚都沒有,這女孩子真惡劣,這麼狠,心腸這麼狠。」原本不贊成兒子和黃郁玲結婚,還是幫他們買房子,還出錢讓媳婦開早餐店,沒想到黃郁玲被發現外遇,吵離婚不成,竟然狠心謀殺親夫,奪家產,為了讓惡媳婦受到制裁,死者父母忍住心中悲憤,照樣對她噓寒問暖,配合警方辦案。時任宜蘭分局偵查隊副隊長林振榮:「(家屬)裝成若無其事,跟她沒關係,甚至黃郁玲跟她婆婆講說,跟李源章講說,外面都講,都說我已經有涉案,她自己先講喔,包括跟李建穎的父母親講喔,結果李建穎的父母親跟她講說,沒有,她不要聽別人亂講,反而安慰她我聽到這些話,天下父母親,這很不簡單。」死者父親(2012.11.28):「她這麼可惡把他害死,我們老人家很痛苦。」死者母親(2012.11.28):「用刀子啊,很氣啊,這麼可惡。」死者母親刺破媳婦照片,宣洩悲痛,因為儘管法官痛批,黃郁玲對夫不忠、心狠手辣,惡性重大,而且犯案後卸責毫無悔意,但考量她對兒子還念念不忘,未泯滅人性,判處無期徒刑定讞,這起案件在警方的沉穩鬥智,家屬的耐心配合下偵破,儘管黃郁玲逃過死刑,卻讓年幼兒子得面對母親買兇殺父親的殘酷悲劇。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