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一線間】妻受家暴買凶殺夫 訃聞預告死亡

作者: | TVBS – 2013年9月8日 下午10:19

宜蘭一個鐵工廠的施姓作業員,上班途中遭4名青少年毆打死亡,歹徒巧妙的避開監視器,但讓警方訝異的是,當死者妻子得知丈夫死訊,反應卻出奇平淡,甚至隔天就立即發出「訃聞」,難道是事先預知先生的死亡嗎?警方一開始毫無線索,只好模擬歹徒心理,重回現場找答案,就在一條原本不會注意到的路上,發現一棟古怪的房子,窗戶貼滿報紙跟塑膠袋,不讓人窺視,警方靠著屋內一張「電話帳單」發現死者妻子外遇的真相,更查出這裡就是她與情夫密謀殺人的地方,動機竟是一樁長達24年的家暴悲劇。

◎亂棒毆死 頭埋水田一輛倒在路中間的摩托車,就是施姓死者最後遺留下來的,怎麼也想不到,跟往常一樣出門上班,卻會遭遇不幸遭人毆打致死。竹南分局偵查隊長陳漢文:「4個年輕人頭戴全罩式安全帽,還有風衣,持棒球棒,追打一個一個中年人,中年人被追打的時候就沿路跑,跑到田裡面去,那後來打一打以後,那個被害人倒地不起以後,他們就騎著摩托車就跑了。」陳屍現場是個水田,男子頭埋在泥水中,等到警方趕到時早就沒了呼吸,看了看四周,留下了甚麼線索嗎?陳漢文:「那是一個泥濘的農田,那死者當時是趴在農田,所以第一時間我們曾經考慮過他到底怎麼死亡的?是不是因為暈過去嗆死的?或是頭部被重擊死亡的?那現場有留下2個拖鞋,是歹徒的。」◎預謀犯案 避監視器除了拖鞋沒有其他跡證,警方調了沿線監視器,卻這麼剛好沒有任何一支有拍到影像,奇怪了,難道是刻意避開監視器行兇,精心策劃的殺人計畫嗎?陳漢文:「因為他是上班途中,那個死者從家裡到案發地就是被殺害的地方大概1.5公里左右,所以他(兇手)其實時間抓的是很精準的,所以我們研判他是伏擊,就是埋伏在那邊來偷襲的。」時任竹南偵查隊小隊長劉孟宗:「預謀犯案的人有巧妙的來避開監視器,對附近環境相當的熟悉,而且有先觀察過路線。」人死了,沒有跡證,也沒有監視器拍到影像,僅僅只有目擊者說法,這下可難辦了,案子一度陷入膠著。劉孟宗:「第二天、第三天擴大調閱(監視器),還是一無所獲。」陳漢文:「(歹徒)作案的時候他是全罩式安全帽,而且有穿風衣,所以其實我們在這個部分是沒有辦法過濾出來的。」◎即時訃聞 預知死亡施姓死者是鐵工廠作業員,跟4名青少年怎麼會扯上關係?是跟人結仇嗎?找他太太來問個清楚吧。劉孟宗:「我們訪查這個死者太太的時候,她沒有顯出一點悲傷的氣息,她的子女顯現的很悲痛。」結婚24年的太太聽到丈夫死訊,反應平淡的出奇,應該是夫妻感情不好吧?警方沒有多想,但怪的事情還在後頭。劉孟宗:「我們發現她的訃聞在第二天就印好,準備要發送給親朋。」陳漢文:「這個我們很訝異,因為一般的話,遇到這樣的案件那個親屬死亡的案件,有遇到這種悲劇,照理說一時會心慌,不可能說(印訃聞)這麼快。」難道是預知死亡?韓春美不尋常的動作在警方心中留下一個大問號,但辦案講求的是證據,怎麼辦?承辦員警傷透腦筋。◎模擬嫌路線 找契機陳漢文:「如果要破案,你一定要到現場找靈感,所以在膠著的時候,突破的當天,我個人覺得應該要到現場去,再重新的去沉思一下去看看,所以我就帶了幾個同仁到了現場,思考自己是歹徒會躲在哪裡?會可能從哪裡出來?所以我們就一路走,隔了一條街又一條街。」當時的刑事組長陳漢文回到案發現場,重新模擬歹徒行走路線,怎麼樣才可以避開所有監視器不會被拍到,就這樣走到一間偏僻的工廠附近,他們發現了什麼?陳漢文:「因為太陽很大,監視器會反光,因為你突然發覺它有監視器,就很高興的想,也許…所以我們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因為他那麼會躲嘛,會不會提早就出發了?所以會躲過這段時間,在接近6點的時候呢,那我們看到剛好有外型跟2部機車,但是只有一半的身影而已,剛好符合民眾指稱的那個特徵,我們當下心裡就覺得Bingo。」Bingo,一支被遺漏的監視器,就這麼剛好拍下騎車少年的身影,警方為之一振,那麼會不會有更多的線索?警方繼續找,但難就難在這裡岔路多,該走哪一條呢?◎古怪屋子 報紙貼窗陳漢文:「我們就在周邊開始找車從哪裡出來?剛好一整排的房子裡面,獨獨就有一間它所有的窗戶全部密封,不是用報紙貼,就是用窗簾隔起來,那非常不尋常,那我們當下就鎖定就覺得這棟是絕對有問題。」辦案有時候靠的就是直覺,這間古怪的房子跟這個案子有甚麼關聯呢?陳漢文:「因為我們有過濾這些周邊人的相關的電話,就剛好死者太太她的(電話)帳寄地址居然就是那家,那一間房子,跟那間房子的住址是一樣的,我們當下就覺得案情已經大露曙光,破案在即了。」◎電話帳單 揭妻涉案死者太太的電話帳單怎麼會寄到這裡?警方腦中浮現她聽聞丈夫死訊時的漠然表情,這一個接著一個的謎團似乎都圍繞著她,那麼就從她開始查吧。陳漢文:「租屋的人呢姓朱,他是(苗栗)三灣的人,那他平常是做挖土機生意的,姓朱的和一些小朋友其實他也交往也其實滿複雜,後來又間接發現他跟死者太太是有認識的,但是交集到什麼程度我們不確定。」◎殺人青年 樓厝聚會劉孟宗:「騎乘機車青少年經常在那邊逗留聚集,甚至三更半夜還會有吵鬧,打擾鄰居,在這個命案發生之後就消失得無影無蹤。」警方懷疑韓春美跟朱華章交往不單純,同時另一組人馬又在比對監視器時查到紅黑這2輛作案機車曾出現在這棟透天厝前,附近鄰居也說這裡常有不良少年出入聚會,所有的答案似乎都在這扇門背後。劉孟宗:「我們進去的時候發現到這個青少年影像當中所呈現出來的安全帽,長袖外套夾克以及棍棒之類,另外還發現韓嫌她所申租的電話帳單,在他租屋處出現,直覺這很有可能跟案情有關係。」◎付款殺人 紙條為證陳漢文:「更重要的是,我們在他書籍裡面,書桌裡面發現了一張紙條『不管怎樣我就是要拿到錢』。」這張紙正面看還看不出端倪,但一轉過來,上頭清楚的幾個大字,成了破案最主要的關鍵。陳漢文:「在做偵訊的時候,當下因為這張紙條,我們叫他解釋這是甚麼意思,因為我們先突破了青少年以後,因為這張紙條,所以他沒辦法抵賴。」◎屋內衣物 揭妻外遇這張紙條和屋內的證物,讓韓春美從未亡人身分轉為犯罪嫌疑人,案情急轉直下,讓承辦員警也直呼難以置信。陳漢文:「我們在逐一的看私人物品的時候,我們才發覺那有死者太太的私人物品放在那邊,而且可以很明顯的,可以說是幾乎就是住在那邊,我們那時候就開始,對這個死者太太她是被害人角色,開始轉換為她可能是涉嫌人。」◎不堪家暴 埋下殺機凶殺案的背後藏著一個婚姻的不幸,原來死者的太太韓春美當年未滿20歲就結婚,原本是加工廠女工,生活單純,後來轉行做保險業務員,交際應酬樣樣來,夫妻感情也因此變了調。劉孟宗:「作息改變很大,甚至懷疑她有外遇,開始對她有家暴的習性。」陳漢文:「先生也喝了酒回來,太晚了會吵架,吵了就經常性的打一打,還順便把她衣服脫光,不讓她出去,大概24年來反反覆覆都是這個樣子。」長期的婚姻暴力在韓春美心中種下仇恨,策劃殺夫早有預謀,韓春美說服朱華章幫她出頭,答應事成之後從鉅額保險金裡頭分給朱華章300萬,而當時動手的4個青少年就是朱華章找來的。陳漢文:「決定300萬來處理掉她的先生,那但是300萬必須要在他的先生的保險裡面理賠了以後來支付,那四個青少年當下他們一人原先規劃是一人分30萬,4個人是120萬,那4個人都表示願意。」◎買凶殺夫 終受制裁韓春美的孩子在知道是自己的媽媽狠心殺死爸爸後,根本無法接受,在失去父親後,母親也得接受司法審判,而法官考量她是受到家暴,其情可憫,判決15年,情夫朱華章無期徒刑定讞。陳漢文:「她想離婚也離不掉,所以就默默承受她老公對她的這些家暴行為,其實如果時空變換的話,放到現在,其實這件悲劇其實是可以避免的,他們早就可以離婚了。」殺機因家暴而起,24年的婚姻最後在妻子的報復行動終結,一場家庭悲劇,最後卻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