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孟小冬生命中的兩個男人

作者: 文╱萬伯翱、馬思猛 | 旺報 – 2013年5月8日 上午5:30

旺報【文╱萬伯翱、馬思猛】

由於梅二夫人福芝芳及家人對此事的不滿,他只能將她置於外宅。其次,梅蘭芳依照福芝芳與他婚後即退出舞台的先例,使孟小冬也心甘情願地離開了舞台,像金絲鳥一樣圈在了家中。

梅待嬌妻呵護愛憐

婚後,梅的舞台演出和社會活動一樣不少,而孟小冬卻被「藏」了起來,過著金屋藏嬌的生活。小冬不能再上舞台了,原先人們期待的「乾坤絕配」並沒有在舞台上出現。畢竟,孟小冬嫁的是伶界大王梅蘭芳,難道梅的妻子還要拋頭露面為生計唱戲掙錢嗎?

適梅時的孟小冬,是什麼樣子的呢?齊如山的兒子齊香曾在晚年回憶說:「平時我看她並不過分打扮,衣服式樣平常,顏色素雅,身材窈窕,態度莊重。有時候她低頭看書畫,別人招呼她一聲,她一抬頭,兩隻眼睛光彩照人。如今60年過去了,她那天生麗質和奕奕神采,就在目前。」

可見,孟小冬跟一般的新嫁娘沒什麼兩樣:美麗、端莊、溫婉,而大她10多歲的梅蘭芳,對於孟也應該是非常呵護愛憐的。

有一幀小照很有意思,便裝的梅蘭芳十分活潑,正用手往牆壁上投影做動物造型,孟則在右邊問:「你在那裡做什麼啊?」

梅在左邊答:「我在這裡做鵝影呢。」

梅蘭芳一向持重儒雅,這般活潑的樣子著實少有。可見,與孟小冬結合之後,梅蘭芳的心情是愉快的,甚至,在沒有外人在場時,也會自導自演「梅郎」與「冬妹」的調情戲,還真有點雀躍呢。

孟小冬雖然有時也在家裡吊吊嗓子,唱一段「讒臣當道謀漢朝,楚漢相爭動槍刀」,梅蘭芳為她請了一位教戲的老師上門教身段、把子,說余派戲。這位老師就是熟悉余派戲的鮑吉祥。

孟小冬還習繪畫、書法和讀書,剛開始日子還算平靜。如果沒有日後那些風波,她也許就會慢慢淡化了身上的「帝王將相」,以一個溫柔妻子的面目終老一生。

嫁作人婦退出舞台

梅、孟二人的結合在當時被認作是人世間最完美的結合,一時間轟動了大江南北。有關梅孟的新聞、賀詩、軼事,鋪天蓋地充斥了大大小小報紙。我們今天從中也不難看出當年人們對這乾坤顛倒的戲中戲並非是完全讚美,其中也不乏有質疑的聲音。現將當時《詠梅孟婚事》七言絕句擇錄3首如下,以使讀者對當時的情景有一個更多的瞭解:

慣把夫妻假品嘗,今番真個做鴛鴦。

羨他梅福神仙侶,紙閣蘆簾對孟光。

真疑是戲戲疑真,紅袖青衫倆俊人。

難怪梅嶺開最好,孟冬恰屬小陽春。

曾聞冬嶺秀孤松,恰稱寒梅冷淡容。

一幅寒歲好圖畫,霜中月下詫奇逢。

在這場「梅孟之戀」中,相對19歲的孟小冬來說,梅蘭芳是主動的。這個充滿浪漫色彩的結合,完全不同於梅蘭芳前兩個由長輩出面做主明媒正娶的婚姻,孟、梅假借馮府舉行的所謂婚禮,從來沒有得到梅家上下的承認,實際上梅蘭芳將孟小冬處於「二奶」的地位;由於梅二夫人福芝芳及家人對此事的不滿,他只能將她置於外宅。

其次,梅蘭芳依照福芝芳與他婚後即退出舞台的先例,使孟小冬也心甘情願地離開了舞台,像金絲鳥一樣圈在了家中。當然,出現這樣的結果,孟小冬也是有責任的。

她的思想較諸梅蘭芳更加陳舊,她所受過的教育及那個時代貧寒出身的「女戲子」的地位,都使她感到能夠嫁給梅蘭芳這樣一個英姿俊秀的京劇泰斗,已是她人生的最好歸宿。今生能陪伴梅蘭芳左右,是她在江南唱戲時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因此,她心甘情願地扮起了梅家外室二奶的角色,只要梅蘭芳來到她這裡,她便傾心地伺候好他。她心甘情願地為梅蘭芳放棄了她原來所追求的藝術事業。

名伶婚戀易生是非

對於唱戲,她只有陪梅蘭芳在院中吊嗓子唱和時,才能回味些昔日舞台的風光。而福芝芳畢竟是一個受過舊式教育的賢妻良母,她雖然對梅孟戀情不滿,還是默默地接受了現實,她沒有當眾給梅蘭芳任何難堪;但是她也從來沒有把孟當作梅家的成員,絕對禁止孟小冬踏進梅家大門一步,是她允許自己丈夫在同一個城市的兩個宅子間往返的底線。

孟小冬的退出舞台,使獵奇的觀眾不僅沒有看到梅孟同台續演戀情的奇觀,連孟的舞台風姿都不見了,失落之情油然而生。

小報記者抓住讀者的這種心理,不時地造出梅孟的新聞吸引讀者,所登消息大都不可信。原本名伶的婚戀就很容易生出些是非,這也是常情。真的是樹欲靜而風不止,本來還算平靜的梅孟結合,竟引出了一宗驚天血案,這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事情。(待續)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